首页 >> 最新文章

谁为13亿人的口粮把关罗嘉良

时间:2019/10/14 14:17:52 编辑:

编者按:国家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23日至25日在北京召开会议评估转基因水稻在中国商业化种植的安全。其结果将对农业部的最终审批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中国,转基因稻米究竟是不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一直争论不下。13亿人吃饭的安全问题在这群人和那群人之间争论不休。谁能决定转基因稻米在中国的流产或蔓延?饥饿的恐吓和巨大的经济利益,能否成为转基因稻米的通行证?

数亿巨资投入转基因水稻效益难现

我国并不存在大米缺口,相反还都面临较大的库存压力,国家每年都在加大大米出口的力度。今年8月份,湖北地区非法种植转基因大米事件导致日本等国家拒绝从我国进口大米。此时此刻,商业化合法种植转基因大米正在等待农业部的最后审批。

在耗资百亿的国家“863”计划中,生物技术排在首位,2004年用于转基因生物研究的资金达到16.47亿元。其中用于转基因水稻研究的资金近1/3。最近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生产的呼声越来越高,就是因为在全国百余种正在研究转基因作物中,除了转基因棉花外,目前只有转基因水稻项目接近成熟。

转基因作物是以一种诱人的多赢面目出现的:农民减少投入,提高产量;公司获取利润;消费者低价获取商品。转基因水稻可以使农民少用80%农药,增产6%-8%。据转基因水稻研究负责人之一黄季教授统计,如果中国90%地区种植转基因水稻,将为社会每年创造37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福利。然而在并不缺大米的中国,水稻增产除了增加库存不能给国家带来任何的利益,相反,国外市场会为此拒绝再从中国进口大米。

由此看来,转基因水稻能给中国带来的好处主要是减少农民成本。但水稻事关13亿人民的一日三餐,在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尚存巨大争议的情况下,仅仅为了给农民节约成本,是否值得拿我们自己的主粮来冒险?这也许就是转基因水稻7年前申请商业化种植但农业部迟迟不予批准的原因。

国外并没有把转基因技术应用在主粮生产的先例,如今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生产的准入争议在我国又一次走上前台,是谁在积极推动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生产?

商业化将为谁带来巨大经济利益

10年心血科学家急于商业化 商业化推广催生巨大利益集团

积极研究”的后果之一,是给“谨慎应用”造成了强大的压力。最长的转基因水稻项目已经研究快20年,有一批项目已经或即将成熟。

大多数转基因水稻专家采取了游说政府的积极行动。去年年底一份由16位院士和其他专家起草的建议递交到国务院领导手中,大力呼吁开放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这些专家中包括已经向安委会递交商业化申请的转基因水稻专家张启发、朱桢等人。

而今年发生在湖北的转基因水稻“抢跑”事件,更被认为是对严格审批制度的一种反弹。绿色和平中国项目副主任马天杰对此评价说:“某些专家和研发部门有意无意的泄漏种子,是为了达到一定种植面积,造成无法回收的既成事实,从而对政府造成压力。”

对于科学家急于商业化的原因,国家环保总局的主要技术支持专家薛达元指出,一、科学家们的研究成果需要推广,并得到好处。二、国家科技部门在转基因研究上投入巨大,除了转基因棉花外,目前只有转基因水稻项目接近成熟。一个技术成熟后两三年内不推广,这个技术可能就过时了,十几年的心血和上亿元的投入打了水漂。

有科学家称,“转基因水稻晚推广一年,我们就等于放弃了每年200亿元的收入。”

以前,科学家在大学里收入不错,但不要梦想成为百万富翁。但现在不同了,生物科学家可以拥有专利,成立自己的公司,或是将专利卖给别人,自己成为百万富翁。这一利益驱动,在科学家对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用的是国家的钱,研发出来的产品却被科学家排他性地垄断。最后,公众的钱,变成了私人的利益。

绿色和平组织经过调查指出,种植转基因作物,受益最大的不是农民,而是科学家和生物公司。转基因技术具有专利权,科学家和生物公司掌握着专利,将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市场上所有的转基因作物都是受到专利保护的,这意味着农民要对种子付出专利费用,而且不能自留种子,需要每年向种子公司购买种子。

绿色和平认为,在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生产的推动者中,也似乎能看到国际大利益集团的影子。如果中国能打开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的大门,那么,美国的转基因种子将会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

转基因水稻种植商业化三大争议

争议一:食用是否安全

支持方:科学在现有的水平上认为是安全的,就是安全的。科学是动态的,说不清几十年后的事情。但如果以后出现了问题,科学会解决它。

到目前为止,凡是经过科学评价和政府部门严格审批获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都是安全的,没有出现一例转基因食品中毒或医疗事故。而且,包括常规育种技术生产的食品在内,没有一个食品是百分之百安全的。

反对方:没有实验证明人们今后长期食用转基因稻米的安全性,现在没有一个政府或联合国组织会声称转基因食品是完全安全的。联合会要求各国政府及国际组织停止新品种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及推向市场,直到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评估完成为止。更何况世界上还没有哪种转基因作物像转基因水稻一样,将成为人类的主粮。

争议二:管理是否完善

支持方:我们有环境安全报告,而且,批准时,中国采取慎重态度,一个省一个省地批,确保转基因水稻品种不外流。国务院已颁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部发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对转基因生物的环境释放和商业化生产作出严格规定。

反对方:实地考察证明,已经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棉花品种管理混乱。虽然国家颁布相关安全管理条例,但这些法规在地方上并未能得到严格实施。各地的抗虫棉种子来源错综复杂。在安徽无为县,抗虫棉种子的来源有50-100个,有些品种连名字都没有,是研究单位委托种植,根本没有通过国家的安全评估。

争议三:环境污染影响

支持方:种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能不用或少用农药,因而减少或消除农药对食品的污染。

转基因水稻可以使农民少用80%农药,减少农药对环境的污染。

反对方:在环境污染方面,转基因作物本身可能出现杂草化,破坏作物遗传多样性,导致田间非靶标害虫的上升,产生新的虫害和病害等。

转基因水稻可能透过基因流向栽培稻、杂草稻和野生稻转移基因,危害这些栽培品种或野生种的遗传完整性、遗传多样性和生存能力,对现存的传统栽培水稻造成污染。一旦基因污染出现,中国传统的稻种资源宝库将会受到严重的损害。

编后语 近日,澳大利亚转基因豌豆研究紧急刹车,再次证明转基因技术所产生的非预期后果对健康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这也提醒我国农业部在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审批过程中应该慎之又慎。

毕竟,水稻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问题,在这个重大问题上能不能召开一个听证会,听听农民和公众的意见?水稻就是中国人的生命线,专家要吃、官员也吃,农民和公众更要指望以它为生,让“不懂内情不懂科学”的人听听转基因稻的来龙去脉,至少也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同时也是一个预警,在将来万一出现问题时还有一种心理上的缓冲。更何况种什么,不种什么和怎么种,农民更有发言权、选择权和决定权。

杭州华研 白癜风患者不要再“假重视”你的疾病了!

哪家医院专业治疗性病?认准上海江城

重庆荨麻疹典型的危害有什么

济南四维可以做哪些筛查

相关资讯